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人大发布 > 人大参阅
人大发布
信息推荐
视频聚焦

陆海新通道让“两个朋友圈”越来越大

时间:2019-04-11 14:55:18来源:人大参阅2019年第3期

“陆海新通道”,以国际铁海联运、跨境公路班车以及国际铁路联运三种物流组织形式,与中欧班列(重庆)实现有机连接,形成互为补充、协同发展格局,并有机衔接“一带一路”和长江经济带。

西部多年探寻 “陆海新通道”开始浮出水面

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,西部各省区市一直在探索最便捷的出海通道。彼时,包括重庆在内的西部省区市依托长江黄金水道蹚出了一条“通江达海之路”。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,这条“路”在时效、成本、通关等方面仍不算优。大山大水,曾是包括重庆在内的西部省区市开放路上难以跨越的阻碍;交通物流,是对外开放的共同“痛点”。过去,西部地区均是东西向大通道的物流格局,大家一直在寻找一条新的出海通道。国际贸易80%是海洋运输,怎么与最经济、最便捷的海洋运输接上轨,显得迫在眉睫。

重庆西部物流园公司战略总监、中新南向通道(重庆)物流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渝培见证了这条新“路”的诞生。他说,如今的“陆海新通道”也是包括重庆在内的西部省区市多年谋划、探索的共同成果。

如何实现多式联运?

王渝培说,当时重庆在探讨三条出海通道,分别包括通过上海、深圳以及广西北部湾出海。重庆到北部湾约1200公里,是距离最近的。“我们和北部湾港务集团沟通,希望和广西共同推动。”王渝培说,虽然那时北部湾的航线不足,但坚持只要有货源就会有航线,加之广西离中南半岛更近,可以快速到新加坡国际航运枢纽和香港国际航运枢纽。

在广西方面高度认可并加入推动的同时,又迎来了一个重大利好。2015年11月7日,中新两国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—中新(重庆)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正式启动。

2016年6月30日,重庆西部物流园公司与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、广西北部湾港务集团在广西南宁正式成立“重庆铁路口岸—广西北部湾港—新加坡海港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”两国三方联合工作组。

同年9月,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联合实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,中新双方将“南向通道”作为四大合作领域重点示范项目。

至此,中国西部首条南北走向的“陆海新通道”开始浮出水面。

“陆海新通道”让西部联通全球

从一组数字可以看出,“陆海新通道”发展势头的强劲:仅“渝黔桂新”铁海联运班列,从2017年的48班到2018年一共开行了609班。

随着活力的释放,“陆海新通道”的作用日益提升。目前,“陆海新通道“已作为贯穿我国内陆腹地、联通中南半岛、东盟地区、孟中印缅的经济走廊,是连接“一带一路”和长江经济带的战略通道。

作为衔接“一带一路”的国际贸易新通道,“陆海新通道”让“一带”与“一路”在西部内陆形成闭环:向西,一趟又一趟中欧班列(重庆)从起点站重庆沙坪坝区团结村车站出发,途径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开赴欧洲;向南,重庆出发的“渝黔桂新”铁海联运班列,经广西北部湾出海。辐射近海的同时,在新加坡经马六甲海峡,辐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,目的地可达西亚、中东、欧洲、非洲。

同时,重庆宜水、宜铁、宜公,处在“一带一路”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上,在长江黄金水道的东西向物流格局中也将发挥桥头堡作用。

国际国内两个“朋友圈”在扩大

依托建设的“陆海新通道”,两个“朋友圈”正不断扩大。

一个是以西部为主的国内省区市“朋友圈”:“兰渝”“陇渝”“桂陇”“黔桂”“青渝桂新”等班列相继开行,形成了多地竞相发展的局面。2019年1月7日,重庆、广西、贵州、甘肃、青海、新疆、云南等多个西部省区市签署共建“陆海新通道”框架协议,助推我国加快形成“陆海内外联动、东西双向互济”的对外开放格局。

此外,“陆海新通道”的国际“朋友圈”也正在形成。除了作为“双枢纽”之一的新加坡,越南、泰国、柬埔寨、菲律宾等相继加入了“陆海新通道”的“国际朋友圈”。今年1月,共建“陆海新通道”主题对话会在重庆举行,来自新加坡、越南、泰国、柬埔寨、菲律宾等东盟国家代表纷纷建言献策、共谋合作。

连接中欧班列、衔接“一带一路”和长江经济带,“陆海新通道”的影响正越来越广,“朋友圈”范围还在扩大。(摘自《重庆晨报》2019年3月5日 宋卫国 陈翔 罗薛梅 刘波 文)


责任编辑:常畅 陈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