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信息集萃 > 代表工作
信息集萃
信息推荐
视频聚焦

赶客车

时间:2019-08-06 11:18:09来源:公民报

改革开放以前,垫江县的交通很不发达。全县只有部分乡镇通了碎石公路,县城到各乡镇的客车数量也不多。

我的老家在周嘉镇雨山村,离垫江城至普顺镇的公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。那时每天往返垫江城、普顺镇之间的客车也就两、三班,并且定班、定时发车,司机绝对不会耽误一秒钟。如果人们要坐客车进城,就一定要提前一、两个小时到车站排队等候,晚了就挤不上去了。

对于儿时的我来说,能够坐上客车太难了。即便不能坐客车,能够在公路旁看客车,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儿。

记得七、八岁的时候,我们几个小伙伴就经常相约到公路边看客车。虽然有时天气很热,我们还是坐在公路边的树下或蹲在小土坡上等待,看到客车飞驰而来、呼啸而过,大家都兴奋地欢呼起来。

当然,如果能坐客车,那就是一种享受了。

那时的我,只要听说赶客车进城去,别提有多高兴了,经常会几天几夜睡不好觉。

我记得最清楚的,还是1984年春节前的那一次坐客车的经历。

那时正值严冬,下着小雨。坐客车的前一天晚上,爸妈事先把送给亲戚的大米、绿豆等土特产装成几包,放在门口准备好,然后早早地催促我上床睡觉。睡觉前,爸妈还反复叮嘱:“明天一定要早起,不然就赶不上早班车了!”于是我乖乖上床睡觉。

赶不上客车,对于我来说,是很大的遗憾!——记得有一回,我和爸爸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刚走到车站,时间到了,客车司机把门一关,发动汽车,一溜烟跑了。我们在车后追了半天,还是只能望车兴叹。

“快起床,要赶客车了!”第二天早上,天刚蒙蒙亮,我就被爸妈从被窝里叫了起来。

冬天的早晨,非常冷也非常黑,天上下着小雨,路面也很湿滑。但是,为了能坐上客车,只有九岁的我,跟着爸妈,借着手电筒的光,踩着泥泞小路,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街上走,去赶早班客车。

走了近一个小时,我们终于到了周嘉车站。车站已经排了很多人,他们背着大包小包,站在昏暗的灯光下,交谈声,打破了车站的宁静。

终于,进城的客车到站了。大家一拥而上,争先恐后地往车上挤,不一会儿,空荡荡的车便装满了人,还有很多人没能挤上来。

那时候的小孩子,对汽车总是那么好奇。每每坐在车上,我总会这里摸摸、那里瞧瞧。我还特别喜欢坐在前排,盯着司机——我不明白一个人是怎样把这个庞然大物开动的!

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客车开始由私人承包经营,每条线路上的汽车数量陡增,人们坐车也方便了很多。那时的我已在垫江师范学校读书,每到周末都可以乘车回家。

那时,坐车的人已不需要提前很长时间候车,也不再需要到车站候车。大家只往公路边一站,客车来了,招招手,它就会立即停下。然后,售票员会连拉带扶地把乘客拽上车。

但是,由于私人承包经营,司机为了追求经济利益,客车拖延时间、超载等现象非常严重。记得有一天下午,我坐的客车眼看着就出城了,却调转头到城里绕了一大圈装客,本来40分钟的车程结果用了2小时。

不过,近些年来,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垫江的交通越来越便捷,人们出行也越来越方便。

现在,渝万城际列车经过垫江,沪渝、沪蓉两条高速公路在垫江交汇,全县所有乡镇都通了宽阔平整的柏油公路,纵横交错的村级道路修到了每个村、每个社、每个湾,小轿车也走进了千家万户。

小孩子坐在小土坡上看客车的情形再也不会出现了,半夜起来赶客车的情况再也看不到了,人们出行“睛天一身汗、雨天一身泥”的情形再也不会有了。“赶客车”也终将成为我们这一代人心中的记忆!(汤涛  作者单位:垫江县人大常委会)

 


责任编辑:常畅 陈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