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信息集萃 > 代表工作
信息集萃
信息推荐
视频聚焦

十年守得菊花“开”

时间:2019-09-10 09:52:19来源:公民报

“你看,这一片金丝皇菊正是长苗的关键时刻,再等一个多月,村民们就会开始采摘,到时候就是一年最忙的时候了。”在黔江区邻鄂镇松林村的菊花地基,区、镇人大代表简义相指着一片菊花说。

一个电话让身份转变

2009年12月8日,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,对简义相来说却是改变一生的转折点。

“那天公司告诉我马上就可以转正了,我正高兴,就接到妈妈突发脑溢血倒下的电话。所有的喜悦化成了担忧,我立马冲到车站买票赶回黔江。”谈起十年前的那一天,简义相记忆犹新。

大学毕业后,简义相成功进入重庆一家知名通讯公司工作。但母亲需要悉心照顾,哥哥姐姐工作正忙,简义相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。

于是,大学毕业两年的简义相辞了职,放弃高薪,从城市回到了“山沟沟”。

萧条的村庄和繁荣的城市总是在简义相的脑海里交相闪过。回农村能干什么?简义相不禁问自己。

与此同时,黔江区引进了一家银耳产品加工企业,正动员广大农民种植银耳。刚从城里回来的简义相看到了商机,当即决定种植银耳。

“当时,我花掉了所有积蓄,先后建了7间耳房用来种植银耳。”简义相说。

没有技术、没有经验,简义相一边泡在网上查资料,一边找政府寻求技术指导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简义相种植的银耳成功销售给了黔江区的一些本土企业。盈利后,简义相开始鼓励村民一起干,希望通过种植银耳增加村民们的收入。

从此,大学生简义相成了黔江区邻鄂镇松林村的一位普通农民。

不停尝试找到最优选择

然而,银耳种植没有一帆风顺。2013年,扩大种植规模后,由于耳房保暖、通风等技术问题,简义相的创业之路宣告失败。

“当时我非常迷茫,感觉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,银耳不能种植了,我一个大学生在农村能干什么?”谈到那次失败,简义相无奈地说。

2013年,黔江区农委组织种植户进行产业培训。在这次培训中,简义相又发现了新的商机。

“菊花适合种植在800米海拔之上的地方,我们松林村海拔有1000米,不是正合适种菊花吗?”简义相说,当时,自己了解到云阳县有家公司的菊花产业发展得非常好。当年底,简义相独自来到了云阳县,考察学习菊花种植。

第二年初,简义相信心十足地试种了几十亩胎菊。

胎菊药性很强、品质很好,为了大面积种植,简义相又去了胎菊的原产地——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市,进一步了解胎菊的市场情况和加工技术。

“巧的是,在这里我还了解到一个更有价值的菊花——金丝皇菊。这种菊花的销路和价格,都是市场上最好的,我们松林村的地理环境也非常适合种植。”种植金丝皇菊的想法在简义相心中发了芽。

种植金丝皇菊和胎菊有什么不同?怎么种植才能让产量更高?带着这些问题,2014年底,简义相去了安徽省黄山市,了解更加专业的金丝皇菊种植和加工技术。

这一次考察学习,坚定了他种植金丝皇菊的决心。

发展产业同时不忘助力脱贫

从黄山回来后,简义相在松林村流转了300亩土地种植金丝皇菊,并让村民以土地入股,前三年按照每年每亩300元的价格给村民分红,之后按简义相成立的黔江区义相股份合作社一年10%的盈利给村民分红。

“其贫困户的土地以每亩多出一般农户200元的价格流转。去年,算上合作社的盈利分红后,贫困户每亩土地能收入620元,一般农户能得420元。”简义相在不断探索的同时,不忘帮助村民脱贫,“作为一名人大代表,助力脱贫攻坚是分内之事。”

今年,简义相扩大规模,共种植了500亩金丝皇菊,101户村民以土地入股,其中有近20户是贫困户和低保户。除开分红之外,他们还能在简义相的菊花基地打工,进一步增加收入。

“我们村虽然不是贫困村,但是贫困户也有84户。正好我发展了菊花这个产业,我就想,种植需要人手,何不让村民来帮忙呢?”简义相说,通过雇佣村民的形式,不仅解决了菊花基地的人工问题,还能帮助村民增收,是两全其美的好事。去年,菊花基地全年用工达到5000人次,支付给村民的劳动费用共计40余万元。

简义相认为,不仅要自己发展产业,带动村民脱贫致富,还要助力乡村振兴。于是,在2017年黔江区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期间,他提出《关于将邻鄂镇作为乡村旅游和乡村振兴示范点的建议》。第二年,邻鄂镇被正式列为黔江区乡村振兴区级示范点。

简义相说,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(见习记者 曾珠)


责任编辑:常畅 陈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