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件登录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市五届人大一次会议
代表建议公开
信息推荐
视频聚焦


关于大力发展居家式养老服务的建议

 

近年来,我国人口老龄化日趋严峻。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已超过10%,按照国际通行标准,中国人口年龄结构已经进入老龄化阶段。随着,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,汹涌而来的白发浪潮对我国养老福利事业造成了极大的压力,使尚未形成完善体系的我国养老服务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和考验。

目前,我国经济尚处于发展阶段,政府无法承担全面发展以机构养老为主的老年人福利事业。以上海为例,2006年每增加一张养老床位,必须投入5万到15万的资金成本。上海2006年养老床位占老年人口的比例为1.5%,如果未来三年要提高到3%的话,就要净增加3万张左右的床位,以每张床位平均投入10万元计,那就意味着三年内需投入资金约30亿元,这显然是当前国力所不能承受的。在我国 “未富先老”的严峻形势下,必须按照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,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,基本满足我国老年人需求的养老新路子。

作为经济迅速发展的直辖市,我市人口老龄化程度也逐年加深,并呈现出基数大、增速快、高龄多、空巢化的特点。预计到2020年,全市60岁以上总人口将达到800万人,而在众多养老方式中,九成老人青睐居家社区养老。我市人口老龄化与经济、社会转型相叠加,老龄问题与利益、观念变化相交织,如果养老服务对各方利益的兼顾不够,长此以往,必将对现有养老保障体系提出严峻的考验。

目前,造成居家养老服务水平低下的主要原因:

1.各种养老模式并存,资源配置不甚合理。目前大力发展的机构养老模式能够满足高龄、失能(失智)的生活料理需求,但是需要耗费较多的资源,成本非常高。而传统的家庭养老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、家庭规模的缩小等原因,使得家庭养老服务功能日益弱化。加上区域供需结构不平衡,中心城区人满为患,而社会办机构、郊区机构入住率却相对比较低。资源配置的不合理自然就让人产生了养老床位“一床难求”的印象。

2.养老服务机构能级低,不少养老机构环境差、服务质量不高,没有形成有效供给。

3.专业服务人员短缺,人力资源的短板依然会让健康养老事业成为一个漏水的桶。养老服务是一种专业化的特殊服务,需要具有不同专业层次的、经过系统培养背景的专业人员。

为此建议:

1.大力发展居家式养老模式,以政策倾斜与资金支持赋予更多资源。政府在居家养老体系中的统领性地位,特别是通过政策倾斜与资金支持赋予社区居家养老更多的资源;要强调社区在居家养老体系中承担资源整合与具体实施者的角色,承担包括搭建社区居家养老的组织化体系、建立社区居家养老的服务网络与监督体系等方面的任务;要强调各类公益性和专业性机构的共同参与,大力培育和发展社区民间组织,以之作为社区居家养老的内生性支持网络。

2.进一步完善服务设施,提升居家养老服务能力。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应增设无障碍设施,设置电梯或尽量将活动场所设置在低层建筑中,同时强化消防设施配备,增加适合老年人健身场地和健身器材等。大部分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都创建了老年食堂,但有些食堂因老人需求不足,基本上是个摆设,部分社区未创建老人食堂。

3.发展专业队伍建设,加强服务人员职业技能。发展社区居家养老的首要任务是加强专业队伍建设,充实居家养老专业人员数量,合理设置居家养老的工作岗位,提高工作人员的福利待遇。特别是要引入社会工作和老年护理与管理专业的高校毕业生,根据当地需要照料的老人的数量按照一定的比例来配置专业人员,并根据实际需求设置固定的全职岗位(如护理人员、老年社会工作者)与灵活的兼职岗位(如文化娱乐辅导员、老年健身指导员),对专职与兼职人员要定期组织专业培训。

4.保障资金的多元化来源与充分投入,提升资金使用效率。要加大对养老的资金投入,设置社区居家养老专项保障基金,以刚性的财政投入保障养老特别是居家养老的发展;同时,要通过社会福利捐助、社会慈善捐赠以及个人捐赠等广泛筹集各类财物,用于建设养老所需要的各种生活、医疗、健身以及文化娱乐设施等;从老年人家庭方面看,将老年人子女和亲友馈赠的财物,用于老年人的日常生活的开销以及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事件,或配置养老用品、用具等设施。

总之,养老事业发展不能单靠财政支持,要充分利用民间资金,形成多元化的筹资渠道。政府就应该将自身定位为政策的制定者,社会资源的动员者、整合者,监督政策的落实,保障资源的合理和有效利用。养老资金的使用应当规范化,强化监督和公开透明,提高资金使用效率,避免无效投入与重复建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