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
专委工委
信息推荐
视频聚焦

明察暗访,为“双减”落地找对策

——市人大常委会调研义务教育阶段“双减”工作综述

时间:2022年06月14日 来源:重庆人大

近期,市人大常委会组成调研组先后前往渝东北、渝东南、渝西部分区县(自治县)调研义务教育阶段“双减”工作情况,听取部分区县(自治县)政府关于“双减”工作情况的汇报,以及区县(自治县)人大常委会开展“双减”工作监督情况的汇报。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率队到梁平区、云阳县调研。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沈金强率队到黔江区、涪陵区、沙坪坝区、两江新区调研。

  听取和审议市政府关于“双减”工作情况的报告,是市人大常委会今年唯一一项与区县(自治县)人大常委会上下联动开展监督的工作。此次工作监督,除“明察”以外,通过不事先通知、不打招呼,采取抽查的形式,随机电话访问部分家长、了解学生负担情况。

  市人大常委会调研组、各区县人大常委会调研组,针对调研中发现的问题,提出了建议和对策。

  问题:延时服务如何提质

  对策:建立课后服务清单

  “你喜欢这个手工课吗?”在两江巴蜀中学,调研组成员询问正在参加课后活动的孩子。

  “喜欢呀,这样的社团活动学校开设了20多个,很受欢迎。”孩子们回答。

  两江新区竹林实验学校一位学生的家长王晶说,“双减”政策实施后,她对学校课后延时服务的课程非常满意。以她家孩子为例,学校开设的社团在开学时面向全体学生开通线上自主选课服务,学生可自由选择。

  “围棋、足球、京剧等社团,完全能满足孩子们个性发展的需要。”王晶说。

  虽然大家对课后延时服务的满意度提高了,但仍有一些担忧。部分区县人大常委会在调研时发现,学校课后服务存在“一刀切”的现象,课后服务的专业性指导没跟上,课后延时服务中的精品课程还有待进一步丰富。

  铜梁区人大常委会在调研中发现,课后延时服务需进一步规范,个别学校课后延时服务结束时间过早,部分农村学校艺体师资力量不足,社团活动和兴趣班开设种类较少,不能完全满足学生需求。

  同时,一些农村学校课后延时服务的开展尚存梗阻。大足区人大常委会调研发现,一方面,农村学校师资力量不足,服务类课程较少;另一方面,由于农村学校交通车较少,学生上完延时服务课程后还要走路回家,导致学生回家较晚,因此部分农村学校课后延时服务参与率仅达51%。

  因此,有区县人大常委会建议,全市应建立“课后服务清单”,统筹课内课外两个时段、校内校外两种资源,进一步丰富课后服务的内容和形式;建立课后服务准入标准。

  问题:如何降低教师负担

  对策:实行“AB岗”制度

  “老师一般是几点到学校,一天的工作时间是多久?

  “课后延时服务,是否有补充老师?”

  调研时,一些教师代表表示,按照课后延时服务时间不早于当地下班时间的新要求,教师在校工作时间较长,从事教育教学研究的时间将被压缩。

  “家长对课后延时服务有各种需求,我们怎么满足?下班时间要到下午6点后,该怎么协调好工作与生活?”两江新区重光小学教师袁晕红向调研组表达了自己的担忧。

  渝中区人大常委会调研了解到,一些一线教师每天在岗时间达10-11个小时,较“双减”前明显延长。同时各种非教学活动的任务也很重,如部门活动创建、撰写简报资料、填写平台信息等。

  有区县人大常委会建议,健全完善激励机制关爱教师成长,实行教师弹性上下班和工作“AB岗”制度。

  部分区县教委也表示,下一步将进一步落实教师减负,比如创新管理机制,探索推行“计划补休+临时调休”的换岗方式,配套实施“双班主任”“AB岗”制度,方便教师应急调整、交替轮岗。

  问题:隐形培训如何查处

  对策:发挥部门监督合力

  “对校外培训监管的力量比较薄弱,目前还未成立校外培训监管科,执法力量不足。”沙坪坝区教委表示,尤其是隐形变异的校外培训,查处难度较大,部分校外培训机构将培训“从明里转为暗里”“从面上转地下”。

  校外培训机构隐形变异,监管执法难,是很多区县人大常委会调研发现的问题。如部分培训机构设在居民楼、酒店等场所,化整为零开展“一对一”“一对多”学科类培训;还有的培训机构通过线上会议、直播等方式违规开展线上学科类培训。教育部门缺乏成熟的取证、调查、处理、执行等工作机制和保障条件。还有一些区县人大常委会表示,对校外培训机构监管的合力未充分形成。

  市人大常委会调研组建议,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应进一步将“双减”相关违规行为进行细化,不断调整校外培训监督行政执法事项指导目录,更好解决校外培训机构监管难题;健全校外培训违规行为发现机制和联动执法惩戒机制,充分发挥部门监督合力,坚决防止隐形变异违规培训行为蔓延。

  问题:教育焦虑如何破解

  对策:要树立科学价值观

  “我女儿今年11岁,对于‘双减’,最开始我不清楚减什么、怎么减,正当我迷茫时,学校召开了家长会,讲解了学校的做法,打消了我的疑惑和不安。”两江新区白马小学的学生家长童婷在调研座谈时,讲出了自己的心路历程。

  渝中区人大常委会开展的调查问卷显示,仍有50%以上的学生家长,不同程度存在教育焦虑,孩子年级越高,焦虑越重;“家校社”协同育人,还存在“缺位”和“错位”的现象,功能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,整合社会资源,开辟家庭教育阵地的力度还不够。

  “从长远看,只有进一步均衡资源配置、提高教育质量、缩小教育差距,同时突出素质教育导向,优化教育评价方式,全面打破学校教育‘唯分是从’‘以分取人’和‘分分计较’,才能从根本上纾解社会各界的教育焦虑,才能实现真正的‘双减’。”调研中,有家长表示。

  市人大常委会调研组建议,应加大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力度,建立全市家庭教育指导专家组,进行课题研究、开发家庭教育课程体系等;健全家校合作机制,搭建家校经常性沟通平台,提高家长科学教育理念。

 

首席记者|陈敏

编辑|朱苗 成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