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代表工作
代表工作
信息推荐
视频聚焦

颜晓荣:散布阳光到孩子心里

时间:2022年06月22日 来源:重庆人大

  “要散布阳光到别人心里,先得自己心里有阳光。”这是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一句名言。

  云阳县人大代表、中山外语学校心理教育老师颜晓荣,就是这样一位将阳光散布到孩子心里的人。

  2009年,大学毕业后到开县工作;2012年,从开县回到了故乡云阳……彼时,年轻的颜晓荣揣着一份勇气和专业精神,来到云阳中山外国语学校,成为了一名特殊的老师——心理咨询老师。

  学校来了位特殊老师

  “刚到学校的时候,孩子们对我很好奇。什么是心理咨询老师,会给他们上课吗?还是会像班主任那样,替他们解决一些问题?”回忆起十年前,颜晓荣忍不住感叹,这份工作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顺遂。

  那时候,社会还没有如今这么重视抑郁、焦虑等心理问题,许多人谈到这个问题总是讳疾忌医,甚至人们因对心理疾病的认识不足,错误混淆了心理疾病与神经病的概念。

  “刚开始的时候,孩子们有问题想找我咨询,只是站在门口,想进来又不敢进来,怕被同学耻笑是‘神经病’。”颜晓荣也曾为此感到苦恼。但她没有气馁,与其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孩子们来,不如自己主动向前走一步,走到有需要的孩子面前。

  令人欣慰的是,在颜晓荣的持续努力下,孩子们愿意主动来找她了。而时间久了,颜晓荣发现,不少学生有着类似的问题,大多都是与父母长期分离造成的。

  “在成长过程中,没有人正确引导他们处理情绪和人际关系问题,又长年缺失父母陪伴,这份遗憾是无法弥补的。”颜晓荣说,所以每次有学生来找她咨询,她既开心又心疼,“开心的是我能成为他们的引路人,开导疏解他们的心结;心疼的是他们还那么小,就因为情感缺失而陷入情绪深渊。”

  说到这里,颜晓荣想起两年前的一件事。

 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学生们只能在家上网课,有一位平时成绩很好的学生李辉(化名)因此有所松懈。他以为不久后回到学校,老师会重新复习知识点,谁料复课后小考,成绩却不甚理想。

  李辉受到打击,父母也打电话来责怪他平时贪玩导致成绩下滑。本来同父母长期分离沟通就少,遇到事情父母也不问缘由只会指责,这让李辉叛逆起来,更加不用心学习。

  李辉父母急得不知该怎么办,跟学校沟通之后,找到了颜晓荣。

  颜晓荣了解情况后,认为需要先和李辉聊一聊,但此时李辉已意志消沉,拒绝和任何人沟通。

  “类似李辉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,国内对挫折教育的认知还不够,所以当孩子遇到问题时,家长首先做的就是责怪。”颜晓荣说,李辉拒绝沟通,她就从家长入手,先教会他们改变对孩子的态度。

  于是,颜晓荣每天都跟李辉父母通电话,说服他们尽量对孩子宽容和谅解,而不是一味指责。

  一段时间后,李辉看到了父母的改变:父母能够坐下来与他聊天,主动关心他安慰他。这让李辉感到惊讶的同时也很好奇:颜老师到底用了什么方法,这么快就让父母转变了态度?

  李辉开始愿意和颜晓荣交流,两人每天晚上都会聊上一两个小时,谈当下、谈未来。

  颜晓荣说,李辉是个聪明的孩子,有理想有抱负,只是对自己要求太高,不懂得怎么面对人生里突如其来的挫折和失败。而自己则是像朋友一样,给予李辉理解和鼓励。

  2021年,李辉考上大学,毅然选择了心理学专业。他告诉颜晓荣,自己以后要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,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。

  这件事也让颜晓荣动容。

  “做心理咨询老师以来,我一直想的是如何帮助更多的学生,但这是第一次听到被帮助的学生说,要成为和自己一样的人。”颜晓荣说,这让她对这份职业有了更多敬畏之心,也是让她坚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动力。

  代表工作室成心理咨询室

  2017年,颜晓荣当选为云阳县人大代表。

  “我能做好人大代表吗?”颜晓荣说,一堆问题在脑海里不停打转,一边怕自己做不好,一边怕自己辜负选民的信任。

  “每次看到来自各行各业的代表积极建言献策,我都觉得他们很专业也很用心。而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心理咨询老师,我能做什么?”起初,心里没谱的颜晓荣常常调侃说,做人大代表比做心理咨询难多了。

  但颜晓荣不是一个遇到难题就放弃的人。

  “我可以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,只要群众有需求,哪怕再小,我也会尽自己所能满足。”颜晓荣说。

  没过多久,颜晓荣到选区组织召开院坝会,在院坝会上向选民普及心理知识,大家也都喜欢听她讲课。

  颜晓荣也很高兴这么快就找到服务群众的突破口。从那以后,她经常去各个社区开院坝会,居民们都亲切地喊她“颜老师”。

  “颜老师脾气好,讲课也有趣。”

  “我们经常向颜老师请教各种心理问题,她都耐心给我们讲解。”

  ……

  颜晓荣说,这既是对她工作的肯定,也为她今后的履职找准了方向。

  今年4月,云阳县亮水坪社区开设了“颜晓荣人大代表工作室”,在为群众解决“急难盼愁”问题的同时,还定期提供心理咨询服务。

  看着“颜晓荣人大代表工作室”的牌子,颜晓荣说:“工作室成立了,让我意识到自己被更多人需要,肩上的责任更重了。”

  清楚意识到自己服务群众的定位后,颜晓荣不再是代表交流会上的“哑巴”代表,同时收获了大家对她专业的尊重。

  做学生情绪的“净化器”

  2018年,颜晓荣提出了自己的首件代表建议:学校应该更加重视学生的心理问题。

  建议一提出,备受云阳县委县政府重视。很快,云阳县教委找到她,了解学生在校情况的同时,咨询了她的专业意见。

  2021年,云阳县心理危机干预中心成立。

  “中心成立后,把县里二三十个心理咨询师聚集到了一起,其中大部分是学校的心理老师。我们会定期开展一些相关的业务讨论,以找到帮助更多孩子的方法。”这是颜晓荣乐见其成的,“有更多人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,这件事做起来就有了更大的力量。”

  “国内外有许多相关案例,比如反社会人格或PTSD(创伤后应激障碍),都需要重重筛查才能确诊,有的要好几个月才能发现,心理危机干预不完全是处理事件本身,更多的是给有需要的人赋能。”颜晓荣谈起自己曾经处理的一起重大事故,“那些亲眼目睹事故场景又幸存下来的人,或长时间失眠,或做噩梦,有的开始产生分离性焦虑,情绪突然大起大落、注意力下降,这些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体现。”

  为了更好地安抚和治愈他们,颜晓荣做了很多功课,除了加强专业知识的梳理,更多是将自己代入,感知他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人帮助自己。

  “尤其在面临选择的时候,我们的任何一句话都很重要。准确扣下扳机,才能产生‘蝴蝶效应’,去改变一个人的一生。”颜晓荣感慨地说。

  十年心理咨询老师的经历,让颜晓荣“背负”得越来越多,面对存在不同程度心理问题的孩子,她也会有情绪难以纾解的时候。

  “有时候面对太多负面的情绪,我也会心情不好。而回到家里,女儿看到我情绪比较低落,会主动安慰我说:‘妈妈,你去画会儿画、看看电视,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’。”颜晓荣笑着聊起女儿。

  “作为心理咨询老师,我要做的是学生情绪的‘净化器’,而不是‘垃圾桶’。”颜晓荣说,女儿才读小学,竟然懂得用这样的方式“开解”自己,这也让她对自己的“净化之路”有了新的感悟。

 

记者|周晏如

编辑|朱苗 成鑫